L O A D I N G
blog banner

类似豆奶的app有哪些

——“这一任的先知是名混血。”

指的是……壹号吗?可真如他之所言,他的立场同样坚定吗?如恒榭那般的人都有可能为心中的信念而动摇,壹号又如何呢?

“哼哼,说什么混血,不过又是个权利战争的牺牲者罢了。”

“!!”

多出来一个人的声音突然在身后响起,秋玹下意识地抽出刀刃转身横执胸前做出防守的姿势,随后在那人一声意味不明的哼笑声中放下了手。

“你又怎么会在这里?”她揉搓着尚且酸痛的手臂瞪着老头,老头也同样毫不示弱地瞪了回去。“动静那么大我是聋了才听不见吗!我一直都在这里是你自己没有发现而已。”

“她的意思是你不是跟着小王子他们一起去科学院了吗,来我们这里做什么。”秦九渊上前一步正对着老头挡住他的视线,同时左手又在几个零件上按了几下,将那枚内燃式……内燃式双头转换光电子蒸汽魔能冲击火炮给收了回去。

这名字太过硬核,如果不是秋玹并不是个魔法师,她倒真的想亲手体会一下启动它时的感受。

“他们被军队的人发现了。”老头又点起了一根不知从哪摸来的雪茄,雪茄燃烧着散发出浓郁白眼,他随后在秋玹的视线中顿了顿,依然坚持着放到嘴边嘬了一口。

秋玹:“我看你是……”

“老人家还是别抽那么多了。”秦九渊将炮筒背在身上扛好,一个跨步上前客气而强硬地拿下了烟头,“这样对身体好。今天少少抽一口,明天活到九十九。”

老头:d

草地花裙子姑娘一笑一倾城

他吹胡子瞪眼地瞪了会秋玹又去瞪秦九渊,见没人理他后只好自己气呼呼地顺了口气,平复了下心情后继续说道:“可能是那娘娘腔给科学院报信了,我们开到一半的时候就被军队拦下来带走了,那小子的元素杖看起来也不太管用的样子。”

“因为恒榭本来就是科学院的人!”凌游怒气未消地打断他,“为虎作伥,呵。真的没想到我有一天竟然也会看走眼,科学院的那帮畜牲真是已经算不上人了,真想也让他们尝尝自己做过的那些破事的滋味。”

老头不置可否地理了理被颠簸旅程中弄出来的衣摆褶皱,口中继续道,“后来看准时机老子就跳车走了,他们还想派人来捉我。可笑,那帮小子整体素质真是一代不如一代,还想来抓老子?知道我曾经是干什么的吗我可是……”

“喂,喂喂你们什么意思啊?之前问老子的也是你们现在拍拍屁股走的也是你们,能不能给老人家一点尊重?!”

知晓了想要的信息,三人一感染人再拖着一个精神状态恍惚的林沫朝着通往科学院的小径走去。老头骂骂咧咧地追上来,一边辱骂他们一边说着别走中心广场的那条大道不然会有巡逻士兵。

一路上顺着林间小径摸到诺贝利城镇中心,在穿行过自由物品交易市场时,一个身形褴褛满面尘灰的人被一个壮汉推搡了一把撞到秋玹身上。

本着快速穿过这片闹市的原则,秋玹抬手又拉低了一些头上的兜帽,虚扶了那人一把之后就跟上队伍想要径直通过,却在下一秒被一只瘦骨嶙峋的手抓住了手腕。

“啧……你有什么事吗?”

“救……救我,救我,求你。”

“怎么,你想要管他的闲事吗?”满脸横肉的壮汉大步朝她走来,“劝你不要多管闲事小丫头,知道他干了什么吗。他想要偷我的武器!你知道的,早在之前的时候随意偷取他人武器视情况轻重都要被砍掉一只手,更何况现在都末世了,在物资重如生命的情况下,你以为他还能被宽恕吗?”

我并不想知道纠纷原因啊你们别搞我了马上巡检的士兵就要来了!秋玹低着头由宽大兜帽遮挡住她的大部分样貌,举起双手表示无辜。“我没打算管你也看到了是他抓着我不放,你们自己的事情自己解决吧别来找我了,走了。”

“不,不……中尉,救我,救我……”

“你认错人了兄弟我不是……等等你刚才说什么?”

下一秒,流浪汉干枯如衰败老树的手指被从她手臂上扒了下来,秦九渊走回来看着面前的两个人面露不善。

“我们只是过路人。”他冷冷地说道,“自己的事情自己解决,别再纠缠她了。”

“中尉,中尉救我!救我啊啊啊!!”

流浪汉跪坐在地上,像是看见了什么可怕到极致的事物,他呜咽着捂住自己的脸厉声尖叫,涎水不受控制地溢出嘴角,口中只会反反复复地喊着什么中尉的名字。

秋玹沉默了一会,结合他之前的语境表现,她意识到可能是受到了什么场景的刺激那人tsd犯病复发了。“喂!老头!”她回头朝已经走到了集市边缘的人喊了一声,“这人是不是以前你的兵?”

“什么你的兵我的兵,赶紧的还走不走了!”老头满脸不耐烦地走回来,“是不是嫌闹得动静不够大科学院听不见啊,你……余三?!”

“中尉!中尉救我,他们又来了!他们想吃了我,他们想吃了我呜呜……救救我!”

“……”老头完僵直着站在原地,沟壑纵生的脸上难得流露出一丝复杂与迟疑。

壮汉不依不饶地叫嚣着,眼见围观着看热闹的人群越来越多,而在茫茫人海中根本不能露出季大的存在——他腐烂的感染人面貌太过有辩识性了。秋玹抿了抿唇,干脆上前一步将那名叫余三的流浪汉扛起来就跑。

见状人们在反应过来之后急忙追着跑去,壮汉大声咒骂着随后被秦九渊刀柄敲击在侧颈击晕了扔在地上,将正欲围上来看热闹的人群给震退了一步。

秋玹肩扛着余三吃力地跑动着,还算万幸的是那人已经瘦得一把骨头并没有多少肉,所以多多少少还是能背动。见已经跑到了离集市人群有一段距离了的地方,她赶紧微动手指指挥着一旁跟着的季大接下扛人的重任。

余三仍然沉浸在创伤后应激障碍的噩梦中挣扎。控制着季大抓住他继续往前跑,秋玹回头走了几步看着随后跟上来的老头等人。

“快快快,你的兵找你呢快去看看他。”她拉着老头靠近余三,老头却难得地迟疑着,既不开口讽刺也没有做出任何不屑自大的神情。

一行人跑到一个相对安的距离停下,季大将余三放下来。衣衫褴褛的流浪汉看见老头后一下子从地上蹦起来,四肢仍在不自然地抽动,想要上前却又畏惧着什么般僵在原地,只是口中仍然如学语的孩童迭声喊着“中尉”。

剩下的人抱着手臂在一旁看戏,老头瞪了他们一眼之后踌躇上前,手臂悬空僵直了一会还是安慰性地拍了拍那人瘦削的肩膀。

“回家去吧,啊。”最后他这样说道,“战后分配的时候不是分给了你市中心的一套房子吗,回去吧,你弟弟还在家等你呢。我不是说过了吗别想那么多,好好活下去。”

“没了,没有了……都没有了。”曾经隶属于科学院的铁血士兵哭得一塌糊涂,杂乱油腻的发须被鼻涕眼泪糊在一起粘在脸上。“家,没有了……余小四,也没有了……他被带走了,变成那种吃人的怪物,他想吃了我!他们,他们想吃了我!”

老头不忍地偏过头去竟是不敢再看他眼中的悲恸,不顾那人满身的脏丑狼狈,他一把抱住余三用力拦住他的肩膀。“没事的,没人会吃了你,都结束了。战争都结束了,都结束了,你会没事的。”

不知过了多久,余三一点点平静下来。他眼中恢复了神志不再颤抖,用力回抱住老头,指尖惨白像是抓住了唯一的救命稻草。

“中尉,我知道的,我没事的只是……老毛病犯了。您终于回来了,我们都很想你。”

老头拍拍他的肩膀。

“您说得是对的!”余三突然抬起头,混浊双目中爆发出灼灼光芒。“科学院的做法是错的,洛水的决定是错的!我们得阻止他们,战争中活下来的弟兄们都在等您!我们跟诺贝利的大众说明真相,然后一起阻止这场错误的计划,中尉!”

“……”

“……我不是。”

余三瞪大眼睛,“您说什么?”

“我说我不是。”老头回过头去不再看他,“忘了那些事吧,回去重新找个地方好好生活,都年纪一大把了别再瞎折腾了。”

“中尉?!”

“说了我不是!!”老头突然厉声吼道,余三被吓到了似的僵直在一边。老头随即走到围观着的众人这边,见大家都直直地盯着他又脾气极差地吼了一句“都杵在这干吗赶紧走了!”随后一个人率先抬脚消失在地平线上。

其他人面面相觑了一会。“走吧。”秦九渊说道。

“你们先走我马上过来。”说着秋玹朝还在发愣中站在原地的余三走去。“兄弟给一下联系方式,我们之后可能,呃,应该会联系你的,大概率。”

“你……”

“tsd的人别想那么多了,我知道我没有资格站着说话不腰疼,但是心态放平,没事的。”秋玹伏身去平视他的双目,“等着看吧,那老头之后肯定会后悔的,到时候我让他哭着求我给他你们的联系方式。大家都是站在一条线上的,所以没事的,我们一直都在。”

“……”余三徒劳地张了张口,喉头哽咽没有发出一点声音。

低下头沉默了良久,他手指在破烂衣衫里掏了一会,摸出一枚单向对讲装置的简易版递给秋玹。“这装置是连接我们暂定的‘总部’的,随时都会有人守班接听。如果到时候中……真的改变主意了的话,你就让他通过这个来找我们吧。”

“行。你先回去吧。”

将小型通讯器仔细收好,她几个快步追上队伍,很快便也随着行进的速度消失在视野中了。周身褴褛的前士兵站着目送到什么都看不为止,他站在原地顿了一会,突然自嘲地笑了笑,转身几个起落消失在树丛中,半点也不见之前刚恢复时的虚弱样子。

而另一边,秋玹快走几步跟在老头身边,轻轻拉拉他的袖口。

“告诉你别给老子来那一套,我都听腻了你们的那些说辞了。”老头抢在她之前开口,语气嘲讽,“别来可怜或是来说教老子什么,我知道我到底该怎么做,不用你教。”

“我又没说我要说这个。”秋玹也不生气,“就是想问问,你之前是在跟洛水谈恋爱吗?”

“……离老子远点。”

“看来不是。”秋玹耸耸肩,“我知道你能处理好自己的事情,我也并不想来左右你的想法。但是既然说道这里了还是得提醒一句,洛水是‘人类共同进化’目标的执行官,她还将元素杖给了恒榭,你能懂我意思吗?”

她偏过头去意味深长地看了老头一眼,“别感情用事。”

“我刚才看见那群奇怪的人穿过市郊往这个方向过去了!”不远处仅隔着一道矮墙的地方,一个完陌生的声音响起,“他们还打伤了李先生并且带走了余三那个疯子!”

“确定是这个方向吗?”

“确定,我亲眼看见的!”

整齐井井有条的步伐声响起,伴随着士兵总指挥果断下命令的话语,齐刷刷的步伐径直朝人群所在的方位小跑而来。

众人面色一凝,不约而同地后退到阴影里屏住呼吸。而不知是那人指的方向有误还是什么别的原因,巡逻小队路过了他们所处的暗巷,冲向了另一边的小道上。

他们松了口气,等到外面完恢复一片静寂了之后小心翼翼地摸出去。“我们得抓紧速度了。”凌游说道,“拖得越久对小队里的其他人越不利,现在当务之急还是要……”

“真是好久不见啊……”

下一刻,一道陌生好听的女声在背后响起,打断了她的话语。

“罗德尔中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