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 O A D I N G
blog banner

丝瓜视频什么

(内含,早七点替换)

“明月……”

看着那个少女走上高台尚且有些摇晃的背影,会战台下哪怕一直坚信着她能赢的归辰都伸出了手。

“这搞不好,就是她最后一场战斗了。”高台上姜元元叹了口气,“真是可惜了。”

他看向四周围观的民众,也在其他人眼中看到了惋惜。

那个所有人都不看好的少女,居然已经走到了这一步了么。

看着那个等阶七的少女走向她那个等阶六的兄长,姜元元长长的吐出一口气。

所谓惋惜,建立在双方至少势均力敌的情况下。

如果是在初阶大典开始之前他一定说不出这句话,当初在稷下之宴上和这个少女结下血盟立下不过是他的一时兴起,是对笼罩在他身上的命运的一次小小反抗。

初阶大典榜首。

他就从没想过区区一个低阶的女修能实现那个目标,他提出那个约定本来只是想为难她,让那个女子知难而退。

但那个少女一步未退。

花的凋谢

在那之后她真的参加了初阶大典,跌跌撞撞走到最后,她创造了很多不可能,但谁都没想到她能走到这一步。

毕竟在初阶大典开始之前,谁能想到那个少女居然能有和嬴珣平起平坐的一天呢?

虽然在稷下之宴上表现惊艳,但嬴抱月当时尚且没有打败等阶六。

可经过昨日的一天,几乎所有眼没瞎的修行者都发现,这个少女有和等阶六一战的能力。

如果她在全盛状态下,有和嬴珣一战的能力。

所以人们才会感到惋惜。

“偏偏在这个时候抽中了嬴珣,”姜元元看向一边沉默不语的姬嘉树,“她本来还是有希望赢的,只是她……”

在身体状态最差的时候,遇上了个硬茬。

有一说一,这个少女的运气实在是太差了。

嬴珣虽然是前秦人但在南楚长大,也常在世家公子群中切磋,本身水平据姜元元所知处于中游,如果那个少年没有藏拙的话。

当然,不藏拙是不可能的。

单看嬴珣没有使用什么名剑也没有使用什么手段就走到了八强就可见其实力不凡。

总之,最为前秦世家支持的前秦继承人,嬴珣的实力要强于嬴抱月上一场的对手。

按照姬嘉树的说法,那个少女上一场就差不多耗尽了力量。

敌强我弱,情况再糟糕不过。

无论是本身的地位和身后前秦人注视的目光,都决定了嬴珣不能输。

而以那个少女如今的身体状态,如果不采取一些手段,不可能赢。

更何况嬴珣的获胜是众望所归,看着嬴珣走到会战台中央,前秦人为嬴珣的欢呼声如海浪半响起。所有人欢欣雀跃,期盼着这位前秦的大公子一剑雪耻,打破所谓前秦公主也许更强的传言。

在周围民众的声浪中,只显得那个脸色苍白的少女处境更加凄凉。

“这都要怎么打啊?她能不能认输直接结束啊?”

看着台上那个气血充沛的少年和脸色与其形成鲜明对比的少女,姜元元看向一边的姬嘉树忍不住开口。

“我怕的就是,她不会认输。”姬嘉树深吸一口气,“我怕她真的要去赢。”

“你这都在说什么?”姜元元一愣看向一边的姬嘉树。

姬嘉树闭了闭双眼,脑海中浮现出昨夜嬴抱月不惜燃烧真元冲入龙吸水的画面。

那个女子绝不会那么轻易认输,她应该还藏着最后的手段。所以他真正害怕的,是她为了赢又使用什么手段。

他不怕她输,他害怕她再受伤。

(后为防盗)

“明月……”

看着那个少女走上高台尚且有些摇晃的背影,会战台下哪怕一直坚信着她能赢的归辰都伸出了手。

“这搞不好,就是她最后一场战斗了。”高台上姜元元叹了口气,“真是可惜了。”

他看向四周围观的民众,也在其他人眼中看到了惋惜。

那个所有人都不看好的少女,居然已经走到了这一步了么。

看着那个等阶七的少女走向她那个等阶六的兄长,姜元元长长的吐出一口气。

所谓惋惜,建立在双方至少势均力敌的情况下。

如果是在初阶大典开始之前他一定说不出这句话,当初在稷下之宴上和这个少女结下血盟立下不过是他的一时兴起,是对笼罩在他身上的命运的一次小小反抗。

初阶大典榜首。

他就从没想过区区一个低阶的女修能实现那个目标,他提出那个约定本来只是想为难她,让那个女子知难而退。

但那个少女一步未退。

在那之后她真的参加了初阶大典,跌跌撞撞走到最后,她创造了很多不可能,但谁都没想到她能走到这一步。

毕竟在初阶大典开始之前,谁能想到那个少女居然能有和嬴珣平起平坐的一天呢?

虽然在稷下之宴上表现惊艳,但嬴抱月当时尚且没有打败等阶六。

可经过昨日的一天,几乎所有眼没瞎的修行者都发现,这个少女有和等阶六一战的能力。

如果她在全盛状态下,有和嬴珣一战的能力。

所以人们才会感到惋惜。

“偏偏在这个时候抽中了嬴珣,”姜元元看向一边沉默不语的姬嘉树,“她本来还是有希望赢的,只是她……”

在身体状态最差的时候,遇上了个硬茬。

有一说一,这个少女的运气实在是太差了。

嬴珣虽然是前秦人但在南楚长大,也常在世家公子群中切磋,本身水平据姜元元所知处于中游,如果那个少年没有藏拙的话。

当然,不藏拙是不可能的。总之,最为前秦世家支持的前秦继承人,嬴珣的实力要强于嬴抱月上一场的对手。

按照姬嘉树的说法,那个少女上一场就差不多耗尽了力量。

敌强我弱,情况再糟糕不过。

无论是本身的地位和身后前秦人注视的目光,都决定了嬴珣不能输。

而以那个少女如今的身体状态,如果不采取一些手段,不可能赢。

更何况嬴珣的获胜是众望所归,看着嬴珣走到会战台中央,前秦人为嬴珣的欢呼声如海浪半响起。所有人欢欣雀跃,期盼着这位前秦的大公子一剑雪耻,打破所谓前秦公主也许更强的传言。

在周围民众的声浪中,只显得那个脸色苍白的少女处境更加凄凉。

“这都要怎么打啊?她能不能认输直接结束啊?”

看着台上那个气血充沛的少年和脸色与其形成鲜明对比的少女,姜元元看向一边的姬嘉树忍不住开口。

“我怕的就是,她不会认输。”姬嘉树深吸一口气,“我怕她真的要去赢。”

“你这都在说什么?”姜元元一愣看向一边的姬嘉树。

姬嘉树闭了闭双眼,脑海中浮现出昨夜嬴抱月不惜燃烧真元冲入龙吸水的画面。

那个女子绝不会那么轻易认输,她应该还藏着最后的手段。所以他真正害怕的,是她为了赢又使用什么手段。

他不怕她输,他害怕她再受伤。

单看嬴珣没有使用什么名剑也没有使用什么手段就走到了八强就可见其实力不凡。

总之,最为前秦世家支持的前秦继承人,嬴珣的实力要强于嬴抱月上一场的对手。

按照姬嘉树的说法,那个少女上一场就差不多耗尽了力量。

敌强我弱,情况再糟糕不过。

无论是本身的地位和身后前秦人注视的目光,都决定了嬴珣不能输。

而以那个少女如今的身体状态,如果不采取一些手段,不可能赢。

xiazaitxt